我在深秋里行走

我拾起叶片仔细地端祥,正如我仔细地端祥我生活的这片黄色的土地,叶片清晰的脉络如大地上纵横交错的河流,叶子正散发着昨天阳光的味道,隐藏着一个夏天的梦想。昨日丰满的河床突然空旷了起来。其实不仅河流在消瘦,山坡上葳蕤灌木丛在秋风的沐浴下早已面黄肌瘦,象某一位抽象派大师随意泼洒的作品,正是这堆乱麻让我看到了自然之美。这团秋的乱麻真正阐释了生命的哲理。我想我在今后的生活中不会再刻意地去追求什么。

天气越来越凉了。我打开窗户,一片黄叶在秋风里悠悠扬扬,从窗口飘进来,落在了我的肩上。我拾起叶片仔细地端祥,正如我仔细地端祥我生活的这片黄色的土地,叶片清晰的脉络如大地上纵横交错的河流,其间是山地、丘陵和田畴,叶子正散发着昨天阳光的味道,隐藏着一个夏天的梦想。现在,经过了繁华与热烈,一切归于了安祥。

穿城而过的平溪河已经很消瘦了。水落石出,昨日丰满的河床突然空旷了起来。其实不仅河流在消瘦,其实一切洗尽铅华,都在消瘦。山坡上葳蕤灌木丛在秋风的沐浴下早已面黄肌瘦,零乱如一蓬乱哄哄的头发,横七竖八,就那样随意地倒伏,任秋风秋雨一日日地摧败。

这是一幅零乱的秋意图,象某一位抽象派大师随意泼洒的作品,看不到条理,看不到思路,找不到出口,只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一堆乱麻。然而,正是这堆乱麻让我看到了自然之美。庄子说,道化自然。我想,这团秋的乱麻真正阐释了生命的哲理。有了这种哲理,我想我在今后的生活中不会再刻意地去追求什么,生活的态度会更多一些随意和自然,吃得饱、穿得暖就足亦,何必再为一些事情去计较,去钻营,处心积虑,夜不能寐?何必再感慨生老病死,人生苦短?何必再去追名逐利,你争我夺?头发乱了就乱了,何必要天天去照镜子,刻意地去制造一个发型?只要自已感着舒服,就那样随意地搭着;衣服破旧就破旧,何必要到豪华的商场里去买名牌追赶时尚?只要身体感到自在,衣服就那样绉绉巴巴;腰身粗了就粗了,何必要苦恼,想尽办法去减肥?

天高云淡,北雁南飞。望着深秋高远的天空,我思考着生命的意义。秋是淡泊的,安祥的,真实的,自然的,沉重的,沧桑的,温馨的,无私的,奉献的……这是秋的品质,是秋对生命意义的呈现和启示,是对大地母亲的深刻表达。欧阳修作《秋声赋》,感叹草木无情,有时飘零。人为动物,惟物之灵,百忧感其心。我站在窗前,重新拾起那片飘落在窗台上的秋叶,仔细地端祥,正如端祥我生活的这片黄土地,双眼噙满了泪水,一种温暖象潮水一样涌遍了我的全身。